竞技体育
当前位置: 主页 > 竞技体育 >
盖叫天曾外孙张帆:演武戏犹如盘核桃,不是一
时间:2018-04-17 03:55来源:未知 作者:pricecg.com

     
     张帆对于京剧最早的印象,来自6岁时他跟随外公小盖叫天在苏州学习基本功。作为京剧表演艺术家盖叫天曾外孙,在张帆数十年从业生涯中,武戏已经融入他的生命。1月10日起,“盖派京剧武生艺术人才培训班”教学交流汇报演出举行,张帆向媒体细数盖派及京剧武戏艺术。
     


     《铁公鸡》 张帆饰向荣
     ?
     “那时外公住在苏州西园附近,常常带着我在树林里练功,包括跟头、虎跳等。”盖叫天家几代人与戏曲舞台结缘,张帆的妈妈由于时代原因错过入读中国戏曲戏校,她把希望寄托于儿子身上。1981年,12岁的张帆报考上海戏曲学校。学校招收不到六十人,有六千多人报名,堪称真正的百里挑一。张帆入学之初主工老生,师从京剧名家沈金波学习《二进宫》《战樊城》等经典老生剧目,1985年又先后师从关松安、王少楼、薛永康学习《九龙山》《洗浮山》《下河东》等一系列传统武生剧目。进入上海京剧院后,他求教于小王桂卿、张善麟、梁斌、张春华等,主演《武松》《白水滩》《一箭仇》《夜探浮山》《七雄聚义》等盖派经典武生剧目。
     


     《一箭仇》 张帆饰史文恭
     ?
     “演武戏不容易,有力气的时候没经验,等有经验了,力气又到头了。”张帆感叹看过盖叫天的武松和舞台生活六十年影像,更感到盖派艺术高深精妙,“老先生常年不间断练功,被称为江南活武松。摔断腿之后还要养家,又迫使他开始思考新的艺术演绎之路——武戏文唱。他每天默戏琢磨,不断思考积累,舞台表演犹如一把珍珠在玉盘流动,顺畅舒服。” 2012年6月张帆成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与小王桂卿、张善麟、张善元等前辈名家以及奚中路、史依弘、严庆谷、金喜全等剧院中坚力量合作,传承演出《三岔口》《夜探浮山》《一箭仇》《七雄聚义》《武松打店》《四平山》等一系列经典武戏剧目。自2010年担任上海京剧院副院长至今,张帆牵头策划“青春跑道”五年培养计划、“京武会”专场演出等,由他和奚中路、张幼麟、王玺龙联合主演的《铁公鸡》屡获口碑和票房的双赢。他积极参与由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申报的国家艺术基金“盖派京剧武生艺术人才培训班”。看到来自北京、上海、黑龙江、吉林、湖北、甘肃、湖南、重庆、山东、贵州、福建、浙江的学员共同研习盖派艺术、弘扬“南派”武戏,张帆倍感自豪,“对于盖派艺术不仅需要"艺’的传承,更是一种文化自觉的传承。”
     


     《龙潭鲍骆》张帆饰廖世冲
     ?
     培训班由盖叫天嫡孙,张帆的两位舅舅张善麟、张善元为30位来自全国院团演员、院校教师亲身指导。10日起连续演出《蜈蚣岭》《一箭仇》《恶虎村》《武松打店》四出盖叫天代表剧目。《蜈蚣岭》是一出相当精彩的短打武戏。武松扮相很有特点,他蓬头披发,持云帚、挎腰刀,要求演员动作干净利落,保持身上的装饰不混乱,无论唱、念、做、舞,还是翻身亮相,饰品都不能有丝毫缠绕。出场后的一组“走边”,则通过舞蹈程式来表现人物蹑足潜踪行进的情形以及在崎岖的山路上疾走的急切心情。《一箭仇》是箭衣戏的典范,戏中“揉肚子”“枪架子”“髯口功”以及各种刀枪把子堪称一绝,还要表现剧中人物史文恭鲜明性格和心理活动。此戏虽为武戏,但没有文戏基础,是难以演好的,因而充分展现盖派艺术武戏文唱的特点。《恶虎村》可谓京剧武戏的范本,经过盖叫天加工更为丰富多彩,成为盖派代表作。戏中“走边”“趟马”具有独特创造。《恶虎村》“走边”最难,是短打武生戏里最吃功夫的一段单独表演,讲究从人物出发,有情有景、有声有色。《武松打店》翻、打技巧繁复,不仅考验演员的功力,更考验相互间的默契与配合。
     


     《三岔口》张帆饰任堂惠
     ?
     “演武戏犹如盘核桃,不是一两天就能发亮。演员不仅追求腿踢多高,腰弯得多低,还在于描摹角色精气神。我学习《一箭仇》时对此有非常强烈感悟。“2011年,上海京剧院为纪念盖叫天逝世四十周年开展“南英北杰”—盖派经典剧目习演活动,汇聚上海、北京、浙江、湖北、福建等地的十多位老、中、青武生演员同场切磋。其中由张帆主演的盖派名剧《一箭仇》获得好评。他也对教学相长有了新的认识,“老师有的循循善诱;有的不太会说,只会做,让学生慢慢悟,年轻演员起初会觉得一招一式不能变,连呼吸也要跟着老师学。真正演下去,得把角色揉碎重塑,成为自己的一部分,而不是哪个人的翻版。”张帆反复强调,舞台演一遍比训练十遍强,“京剧武戏艺术博大精深,尤其上海作为南方的京剧重镇,在上海成名的武戏演员不胜枚举,形成了扎根于海派文化的南派武戏。因此有太多等待学习、挖掘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库。挖掘和整理这些濒临失传的经典剧目,成为了我们这代京剧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
      上一篇:在北京五环外,他们一边劳动,一边写作
下一篇:安徽灵璧周家班第五代大班主:让菠林喇叭吹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