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体育
当前位置: 主页 > 竞技体育 >
李剑青出城容易回城难
时间:2018-01-06 09:50来源:未知 作者:pricecg.com

     
      从二十年前组成乐队在广西当地小有名气,十多年前被李宗盛招到北京当助理,到2013年以一首《匆匆》惊艳舞台后又退回幕后,再到上周推出首张EP《仍是异乡人》,李剑青到底是乐坛新秀还是老人,这是个很难界定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李剑青这一次又用作品打动了大家。在北京同为“异乡人”的李宗盛与李剑青把一些身边平凡人带给自己的感动谱成了歌,歌里有对亲人的思念,有对时间的感叹,也有面对家乡召唤的感伤和无奈。“这次不是把发专辑作为最终目的,而是到了一个阶段,有些想说的话,通过作品表达出来。”歌里说的是“拉面店有高原红的服务员,家里的阿姨,街道的警察”的故事,也是李剑青自己的故事,比如他被当年乐队的哥们一张抱着儿子笑容满面的照片所打动,“我从来没见过此人有如此憨厚的笑容,他才是生活中的强者,因为回城比出城更需要勇气。”
     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唱片小样
     李剑青来自广西,与李宗盛的缘分开始于十多年前的一次乐队选拔赛,李宗盛和五月天是比赛的评委,李剑青所在的紫太阳乐队获得了那次比赛的全国亚军。两人的悬殊关系并没有阻断他们产生交集的可能,李剑青动了一点小心思,辗转给李宗盛递了一张录着自己作品的CD,并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在家乡做音乐的后期我写的一些东西已经不被我们那边音乐圈里的人理解了,说我写的东西葛,而我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一直不让自己有所进展,我就想找一个听得懂我的人。音乐上的不满足、想知道更多,对音乐的可能性有更多的好奇,促使我去做这件事情。”过了两三个月,李剑青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说“我是李宗盛,我听了你的CD,你有兴趣来北京见我吗?”
     李剑青7岁开始学小提琴,1990年考入广西艺术学院学习小提琴演奏专业,他在来北京之前是广西交响乐团小提琴副首席,古典气质加上辨识度极高的嗓音,李剑青是有被一眼记住的资本的。但对于李宗盛而言,在乐坛几十年过眼的人才万千,在各种情况下收到的新人CD小样大概早就堆成了山丘,到底他是如何挑中李剑青当徒弟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看上我,他从没有说过我哪里好。在我跟大哥工作的生涯里,他没有称赞过我几次,如果他说,‘我觉得还不错’,‘这条算过’,这已经是很大的称赞了。”
     被李宗盛“毁掉”的三观
     “所有新人都一样,到了一个非常睿智有实力的师父门下,刚开始都想证明自己是可以在这里工作的。后来情况就不太一样了。”慢慢地李剑青不是再总想着向李宗盛证明什么了,而是把心思花在了学习上,“这个行业有太多东西可以学了。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制作人就是把歌拿过来,让谁编一编就发了。可是在大哥那里我真是‘毁三观’了,作为制作人,他是从怎么塑造一个歌手性格开始的,苛刻到极致了。”李剑青说,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认真的男人,“很多时候大家问李宗盛给你的音乐上最大的影响是什么?最大的影响就是他的认真、不原谅自己。这张EP中的每首歌都有十几个版本,每个版本的风格唱法速度都不一样。有时候我会想哪次演出把大哥打枪的那些版本拿出来唱唱。他不是完全打枪,他会说,‘剑青如果你觉得这一条可以我也没问题。’其实这样问题就丢给你了,你会想是不是自己要再挑战一下?”
     回城比出城更需要勇气
     “我们有个微信群,是当年一起做乐队的哥们,现在大多数都结婚生子,每次我从大家踊跃发言的程度就知道他们过得很好。乐队贝司手当年长发及腰,狂妄到谁也不服,那些年我们都不相信自己是平凡的。后来我来北京,他回老家卖烧鸭,他发了一张照片,抱着儿子,身上都是油,媳妇在远处微笑。我从来没见过此人有如此憨厚的笑容,他才是生活中的强者,因为回城比出城更需要勇气。”李剑青丝毫不犹豫地说,他也想像贝司手一样回城。“我妈无时无刻不在骂我,‘你不成家立业啥意思啊,赶紧找个关心你的女孩成家,趁我还有能力,我给你看孩子。’我尽量不让我妈看我的演出,因为我怕下楼别人问起她,你怎么还没有孙子,她会说虽然我没孙子,但我儿子在哪里哪里开演唱会呢。逼得我妈为了探听我的消息,学会用电脑了。”李剑青也有“每逢佳节被催婚”的窘境,“过年我特别想回家,所以我会跟我妈约法三章,只去三个亲戚家,有一些问题我不会回答,别怪我对长辈不礼貌,比如,剑青你跟李宗盛一年赚五百万吧,你身边有那么多歌手漂亮女明星,一个都看不上吗?明星私下什么样儿啊?面对这样的问题,我都低头吃饭。”
     《匆匆》没胜过,何来乘胜追击
     李剑青多年来累积了很多创作,其中包括林忆莲的《玩伴》、杨宗纬的《底细》《怀珠》、孟庭苇的《我们仨》、袁泉的《你是毕加索》,他或作词或作曲,而真正让大家认识他的声音的作品是《匆匆》,2013年前后他带着这首歌在李宗盛、刘若英的巡演中当嘉宾,一夜之间“李剑青”三个字突然开始发光。但后来他并没有像人们想象中的那样乘胜追击,而是又回到了幕后。“当时发《匆匆》是因为正好有一首歌,拿出来唱唱,其中有大哥在北京的一些生活经历,也有些是我跟他聊天时讲的我的故事。我从来没有觉得《匆匆》胜过,何来乘胜追击?最近几年有朋友会问我,为什么卡拉OK点不到《匆匆》,为什么没有你的歌?因为我不红啊。”《仍是异乡人》和《匆匆》一样,也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而不是刻意为之,“这次不是隆重推出李剑青的个人首张EP,把发专辑作为最终目的。而是到了一个阶段,有些想说的话,作品积累了一阵子了,大哥也正好腾出手来,可以一起做几首歌,为那些歌里提到的人群说一些什么,正好我自己也是这样经历的人。我从没有想过,会从这张专辑中获得什么,我没有贪念,发完可能我又要回到幕后,做该做的事情。比如‘诗经’系列,已经是离弦的箭,必须往下做,这么好的东西值得花更多时间和精力。”
     北京晨报记者王琳
     ■记者手记
     我有才吗?
     台下的李剑青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低调温润的气质,而在他的自我描述中这种气质就成了“台下从来都是低头驼背,见谁都叫老师,尽量不去掺和人多的地方,安静地待着”,“其实我小时候挺多朋友的,但眼界开了之后,我发现我所有关注的东西全在音乐上了,我不爱参与对我没有营养的社交,因为我觉得不值得花时间在其他方面。”一登台抱起吉他,李剑青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和迷妹对着偶像不停尖叫的方式不同,李剑青的观众是用眼神表达着心中的崇拜。
     “看到歌迷在微博上说‘你好帅,从一开始就很喜欢你’这样的话,我也挺高兴的,虚荣心也会得到满足,然后就美滋滋地把电脑关上,该做啥做啥了。从歌迷们偶然留言传达的信息来看,他们想象中的那个李剑青是一个才子帅哥,但我并不是。我有才吗?”李剑青这个真诚而实在的反问突然噎住了记者接下来的提问,看到这个状况他又赶紧前来解围,“我有一次跟我爸聊天,我问他,你觉得大哥看上我那点了?我有才吗?我并没比其他音乐人懂更多,我做的事情很多音乐人都能做,只不过是他们愿不愿意放弃一些东西,去负起一个流行音乐工作者的责任而已。我爸爸反问你觉得呢?我说,偶尔比其他人在某些地方强那么一点点。他点头说,对,就是这么一点点。我爸下象棋,他能取胜往往就是在一步棋上,就是那一点点。”
      上一篇:基层博物馆凸显专业人才缺失尴尬 
下一篇:没有了
-